第576章 我可以试试(1 / 2)

来龙去脉都说开,常茹菲也被放了出来。

这种时候,没必要矫情。

常如风抢先一步站到了妹子跟前直言:“我建议你好好考虑。之前咱们对庆南了解不多,对你将来或将面临的困难准备也不足。此刻一切都还来得及。家族是你的后盾,不是你的包袱。我的意思是从长计议,什么都没有你自己的日子来得重要。”

“哥,我明白的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可常茹菲的眼神,直落在了朱永泽身上。

这会儿细细打量他,可不是一脸憔悴和疲惫?两人视线对上后便再挪不开,各自都是心疼满脸。

朱永泽将他的宝贝虫拿了出来:“小宝很想你。你别放弃他!”

正喝水的荣安一呛,很有手段嘛!怎么像极了怕被抛弃的妇人拉着儿子求负心汉别走的说词。

那胖虫子在他手心,感应到常茹菲后,便冲女主子方向扭去,随后用它芝麻粒大小的眼睛巴巴冲着常茹菲,怎么看怎么好笑。

朱永泽:“茹菲,我的心意,你从小宝身上一定能感应。你能不能帮我养几天小宝?我从未将小宝转交给别人养过,你还愿意做那唯一的一人吗?”

荣安在旁看得津津有味,可惜没有瓜子,只有花生米勉强凑活。

她一边吃,一边嫌弃看了眼朱承熠,瞧瞧,别人的情话说的含蓄又动人。

朱承熠挑眉嘀咕:“小爷只靠实际行动让你折服。”

若非一往直前,那还是常茹菲吗?

很自然的,常茹菲伸出了手。

要说那胖虫也争气,一到常茹菲掌心后就打了个滚,讨好意味分明,随后它又闷头在常茹菲掌心拱了好几下。

常茹菲被它一逗,板着的脸再也绷不住,舒展了开来。

朱永泽当着众人就将常茹菲给搂住了。

常茹菲下意识推他。

可他又道:“你是我唯一搂过的人。你确定要推开我?”

酸腐气开始弥漫,众人纷纷退走,荣安被朱承熠拖到门外后,笑嘻嘻回头道:“给你们一刻钟叙旧。等会儿咱们再说话。”

一刻钟后,荣安几个私下问常茹菲:

“你真决定要跟他?你哥说的是,等你嫁去庆南后,你可能要面对刁钻的婆婆,强势的庆南势力,还得应付各种对朱永泽抱有企图之人。”

就是最爱管闲事的荣安都觉得很麻烦。

常茹菲今后的日子,注定是免不了斗斗斗了。这家伙玩武力还行,玩手段就一般了,要玩心机,只怕更没指望。

“只两条原因,便足够我坚持下去了。”常茹菲主意坚决。“第一,是我喜欢他。我愿意与他一起战斗,一起面对将到来的困难。我们也算经历过生死了,这缘分,我割舍不了。”

荣安点点头。这一点,她认可。她当时也是这么对朱承熠说的。只要能共进退,洪水猛兽怕什么,至少不孤单。

“再有,便是我的家族需要。你们看到了,自打我与他的婚事定下来后,常家发生的巨大变化。多年未有一官半职的常家,已有两个子弟谋得了官职。

当我成了世子妃,成了庆南王妃,这样的荣耀才能继续。我才能成为常家的支撑。尤其眼下王妃越是不满我,觉得我和家族无能,实际皇上能给我和常家便越多。常家需要我往上走。为了家族之心,你们都懂的。”

几人都点头。纵是女子,可谁又不得为家族努力?大家都有背负,都不容易。

常茹菲完全定下了心,又与常如风谈了一小会儿。

再之后,众人再次围坐。

“怎么办”是接下来的议题。

荣安表示:“我只说一句。”

众人皆示意她开口。

“要么不做,要做,就得确保元平再蹦跶不起来。”

所以,她不但要她做不成妾,还得要她永远不能再打常茹菲两人的主意。她身后势力那么大,仇怨已经结下,后患无穷。此刻不出手,将来害的是常茹菲两人,所以下手必须不留情面。

也是正因如此,荣安才反复暗中确认朱永泽对元平没有任何情意,不会有什么心软。

朱永泽:“不能杀她!”

郝岩:“也不能让她出事!残废什么的都不行。”

常茹菲:“从她出现城门,并自曝身份后就不行了。”

朱永泽:“她是跟着我和车队,以迎亲之名入京的,我得对她负责。她出了事,不管在朝廷或是在庆南,不仅仅我是第一个被问责的,还有我这次我带在身边的人都会被追责。”

“谁说要杀她了!”荣安瞥眼。大家对她都有什么误解?

“我是京中最有名的大善主,我是那种下手狠辣之人吗?”元平这样的,有什么资格让她手上染了人命?

郝岩:“若要瓦解她身后势力不是一朝一夕,只要那些势力在,便轻易动她不得。”

“那就不动她!”

荣安早有了个主意。

“你们的考虑都长远,你们和朱承熠一样,觉得需要朱永泽强势,但我看来那都是长远目标。你们远水可解不了近渴。”荣安示意朱永泽:“所以我觉得,你不用将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,我们还是在元平身上找突破口。”

十几只眼睛一齐看着荣安,等她的下文。

“让她回不了庆南如何?”荣安眯眼。

“你有办法?”朱永泽眼中光芒大盛。“若能如此,最好不过。”

元平回不去,便跟死了也差不多了。而她身后势力缺了她这个交点,处理起来将事半功倍。“可元平不但手上有人,还有太后保护,咱们很难对她实行什么计划。”

张家的女儿,手里还能没几个人用?当日他们可是轻易而举,悄无声息就放倒了阿水。

“那就逼她自己同意或是让别人逼她同意嘛。我大概可以试试。”